“肩上芭蕾”吴正丹魏葆华: 优秀的杂技演员非常抢手

作为杂技项目“肩上芭蕾”的创始者,吴正丹和魏葆华被称为“杂技艺术常青树”。2000年,两人凭借中国杂技《芭蕾对手顶——东方的天鹅》摘取第五届全国杂技比赛金狮奖首奖后,还斩获了国内外杂技界的多项重磅大奖。2021年,由吴正丹魏葆华打造的当代杂技剧《化·蝶》从上海站开启了全球巡演,引发了观众广泛、热烈的讨论。

而在广东卫视《技惊四座》的舞台上,他们已经是两季元老。谈起即将于2月19日起,逢周六21时10分在广东卫视荧屏亮相的中国首档大型杂技文化节目《技惊四座》第二季,他们满心欢喜地表达认可,“这是一个专门为杂技人打造的舞台”。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他们诚恳地表达了自己对新一季节目与杂技这门古老艺术的想法和冀望。

从《技惊四座》第一季开始,吴正丹和魏葆华就坚持以杂技演员的专业标准来评价参赛者。吴正丹认为,杂技这个职业的专业技术性非常强,对于杂技演员来说,专业性是必须具备的。而随着第二季节目的赛制调整,他们这一次还会着重关注参赛者的综合素质。吴正丹希望选手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完整的作品,能够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和视觉冲击力。“如果不能兼顾两头,那么在技术和艺术两者之间,最重要的还是综合在一起的作品感。”

关于他们心目中“A角”的标准,魏葆华提到,杂技有不同的门类,无论是手技类、高空类还是翻跳类,A角在其类别里一定要是技术最强的。在此基础上,A角还不能只是单纯地展现技术技巧,还要有塑造人物的能力、充分的情绪表现力、舞蹈肢体的表达能力以及很好的艺术修养。

“要选出杂技的A角其实特别难”,吴正丹认为,“舞蹈演员们做着一样的动作,主要演员的突出点在于质感的不同,表达更饱满,而杂技的A角演员需要更完美——既要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又要具有好的表演能力和艺术感,以及其他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她感叹道:“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没有的人,太难了!”

魏葆华现在正担任星海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副院长,他提到,每年考入舞蹈院校的学生数量很多,但现实情况是,本科毕业之后,很大一部分人没有机会站上专业舞台从事舞蹈表演。吴正丹也认为,舞蹈演员的基数大、门槛相对低,但是竞争也激烈,最终能站到顶尖位置的就那几个人,而杂技虽然门槛高,但从业人群基数小,“有非常多的就业机会,优秀的杂技演员在演艺市场上非常抢手”。

2021年,由吴正丹魏葆华打造的当代杂技剧《化·蝶》从上海站开启了全球巡演,导演赵明曾经与二人携手将杂技短节目《化蝶》搬上2003年央视春晚的舞台,时隔18年,他们将之前几分钟的短片拓展为完整的故事,并融合了杂技、舞蹈、戏剧、影像等多种表现形式,将单纯展示技巧的杂技艺术变成了故事化、情节化的舞台作品。

吴正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化·蝶》在上海演出后,反响出乎意料地好。“我们对走进剧场的观众进行了一个小调查,有85%的人选择‘非常喜欢并且愿意主动宣传这个剧’。”2月14日,《化·蝶》在海口开启全国21城32场巡演,随后,它还将前往重庆、大连、呼和浩特等地,与观众见面。

“杂技这个艺术门类真的很美,不会让观众感到视觉疲劳。”吴正丹感叹。然而,要把杂技和剧情充分融合在一起,用杂技来讲故事,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魏葆华介绍道,在编排《化·蝶》的时候,总导演会根据剧情段落的需要来设置适合的杂技元素,把杂技的语汇切碎了再与剧情融合在一起。

从艺几十年,“年龄加起来有90岁”的吴正丹魏葆华依然活跃在舞台上,可以说,“杂技演员”是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身份。面对朝夕相处的舞台,吴正丹与魏葆华是否早有了“游刃有余”“轻松驾驭”的感觉?

面对羊城晚报记者提问,二人异口同声地表示非但没有轻松之感,反而压力与日俱增。吴正丹表示,自己至今上台前仍会有“突然心慌、身体发软”的紧张感:“我演二三十年了,从刚上台时就紧张,现在(不但没觉得轻松),反倒是越来越紧张。”

吴正丹感叹,从前她作为演员,觉得只要把自己的这一段演出完成好就可以了。但如今她不仅是杂技演员,还担任着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管理者的角色,舞台上下的一切都与她密切相关。小到舞台上的吊杆、灯光,大到整个剧目演出,都成了她的责任,这份敬畏之心,也成了她压力的来源:“也可能是因为我越来越在乎、看重每一场表演了。”

身为星海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副院长的魏葆华,则把自己演出之外的精力投入到对杂技教育的思考上来。他提出,在国内目前的艺术教育体系中,美术类、音乐类、舞蹈类、影视类、戏曲类等都早已成立了专门的高等院校,而杂技现有的几所专业学校都是中专制,在高等教育这一块上还是缺失的。

魏葆华表示,希望通过调研和探索,从舞蹈这样成熟的教育体系中学习和借鉴经验,使杂技也成为高等教育当中的一个艺术门类,“这对杂技行业的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同时,他表示杂技专业“不仅仅要培养高精尖的杂技演员,还要培养有杂技素养和思维的编创人员和有思想有品位的杂技老师,如此,杂技行业才能走得更长远”。

一个行业的良性发展离不开新鲜血液的涌入,吴正丹和魏葆华在自身不断努力的同时,也看到了青年杂技演员们身上的亮点。吴正丹表示,参加《技惊四座》第二季的录制后,自己最大的欣慰便是,“发现很多年轻的演员们,非常有思想且都很有追求,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在悄悄地发生一些变化”。

参加《技惊四座》第一季时,他们结识了很多国内顶尖的杂技演员,加上第二季的阵容,吴正丹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发起人,推出一个系列的演出,构建一个非常精致漂亮的队伍或者作品,在全国进行巡演,“主要目的之一是推广杂技,让全国观众重新了解、认识杂技”。

魏葆华还提出:“杂技还应当走进大众的生活,让大家觉得是有乐趣的,有可玩的空间的,而不是只能在舞台上看到的高精尖表演。”吴正丹提到,杂技有很多行当,例如扯铃就属于门槛低,花样多的老少咸宜项目:“这就跟大家在学校跑步、练田径一样,目标并不是为了成为专业运动员,能够强身健体就很好。而且杂技里,类似扯铃这样考验协调性和节奏感的活动非常有娱乐性。”她希望能借力政策方面的引导和支持,推广合适的杂技项目走进校园走进社区,让杂技也能成为大众性的健身运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